他看着手铐咔嚓铐在了白家两兄弟的手上愤怒忽

 
    他深深的看了秦冉龙一分钟,似乎是要把对方的形象深深的刻在脑海里,终于,白家二少爷转过身子,拿过pos机,主动的输入了密码!
 
    看到这个动作,秦冉龙深深的失望了。
 
    而苏锐则是眯了眯眼睛,白秦川却露出了笑容。
 
    弟弟白忘川在成长的路上一直顺风顺水,基本上没受到什么挫折和困难,因此,前两次栽了跟头,让他的心理几乎都要出现了问题,越来越偏执,在白秦川看来,能够让他多吃几次亏也是挺好的事情,暂时的低头认输并不丢人,丢人的是明明输了还梗着脖子不承认。
 
    一旁的龚夏刀都要看的愣住了,尼玛,这敲诈敲的也太容易了吧!
 
    他就不相信,如果白秦川和白忘川从头到尾都不愿意付钱,苏锐还能杀了他们不成?
 
    秦冉龙忽然转过脸,把视线挪到了龚夏刀的身上,毫不客气的指着对方的鼻子,说道:“看什么看,下一个就轮到你交钱了!”
 
    白秦川也愣住了,他倒没想到,秦冉龙的彪悍简直要比苏锐更上一个档次,这龚夏刀还带着一帮警察呢,他就敢如此叫嚣,真是应了那嚣张狂少的名声。
 
    看到此景,白家大少爷倒也不着急走了,他很想见识见识,苏锐是怎么降服龚夏刀的。
 
    在白家大少的眼中,这一场交锋虽然还未开始,龚夏刀就已经处于了必败的地位,这种判断毫无疑问是来自于对苏锐的自信,但是,白秦川很想见识一下龚夏刀落败的过程。
 
    被指着鼻子骂,龚夏刀的表情简直跟吃了翔一样精彩,他的腮帮子狠狠的抽搐了一下,然后便一挥手,对身后的警察说道:“把这两个人全部给我拷起来!”
 
    他话音一落,那些警察便齐齐掏出随身佩戴的手铐!那手铐锃亮锃亮的,寒芒晃人眼睛!
 
    而姚磊等人则是齐齐一喝,五十个汉子立刻拦在了苏锐的前方!
 
    这些人可都是从北方三省的地下世界摸爬滚打出来的,身上的凶悍气息强烈之极,登时把龚夏刀在内的一干警察给震住了!
 
    “苏锐,你这是想干什么?暴力袭警吗?”龚夏刀被这股凶悍的气势所慑,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!
 
    “我没兴趣袭警,这些兄弟本来就是站在这里的,你别想多了。”苏锐摇头一笑,他之所以并没有阻拦姚磊,是因为他很想看一看,龚夏刀接下来会如何动作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行为将体现出这位龚家未来的接班人的能力所在,如果他真的以为带来一群警察就能够救走龚明宇的话,那此人的眼界和能力实在是不配成为苏锐的对手。
 
    龚夏刀脸上的肌肉狠狠的颤了颤!
 
    他带来的警察也不过十几个人左右,虽然有两人配了枪,但是真的要打起架来,恐怕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!他总不可能带着自己的手下这样“赴汤蹈火”吧!
 
    “唉,夏刀你可真是有魄力,我白秦川真是自愧不如啊。”
 
    白家大少爷见到龚夏刀居然后退了两步,忽然没有了再看下去的兴致,不阴不阳的损了一句,然后便要转身离开了。
 
    “白秦川,你给我站住!”
 
    龚夏刀在苏锐这里碰了钉子,立刻便把火气撒到了白秦川的头上!
 
    “哎呦,你想干什么?”
 
    白秦川没想到龚夏刀竟然会把矛头对准自己,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!
 
    “苏锐让你付五千万你就付五千万,让你花一百万请顿饭就花一百万,眉头都不带皱的眼睛都不带眨的,如果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,你以为我会相信?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和绑架嫌疑人之间有勾结,你和白忘川必须跟我回去接受调查!”
 
    而一脸阴郁的白忘川也是差点没吐血,这龚夏刀脑子进水了,开什么国际玩笑!
 
    他在苏锐和秦冉龙那里吃瘪吃的还不够,还要继续受他龚家人的气?
 
    这巨大的转折让苏锐都感觉到极为的意外,他和秦冉龙对视了一眼,双方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!
 
    今天这龚夏刀是专门负责来搞笑的吗?
 
    白秦川摇头叹了一句:“龚夏刀啊龚夏刀,你今天不是不可以给我戴上手铐,但是,我这手铐戴上去简单,要是摘下来可就不那么简单了!”
 
    事实上,如果白秦川刚才不损龚夏刀一句,说不定还不会有现在这个事情,看来,这都是嘴贱惹的祸啊。
 
    接二连三的被挑衅,龚夏刀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脑:“我管你摘下来简单还是麻烦,你还是先考虑考虑如果把自己从这件绑架案中摘出去好了!给我拷上!如果谁敢反抗,就教训教训好了!”
 
    在这一刻,龚夏刀真的觉得自己威风八面,战神附体,他看着手铐咔嚓铐在了白家两兄弟的手上,愤怒忽然间烟消云散,整个人也变得豪情万丈了起来!
 
    连白家两兄弟都被自己制服,似乎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能够战胜的!
 
    白秦川看起来是在微笑,但是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愤怒,那锃亮的手铐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 
    而白忘川根本就是闭上了眼,他怕一睁眼,无数的怨毒就放射出来,今天一连串的耻辱加耻辱,已经把他给打击惨了!
 
    曾经有人说,在戴上手铐之前,你绝对不会想到戴上手铐是怎样的一种屈辱和复杂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白秦川和白忘川都深切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!
 
    落花厅内的龚明宇看着自家堂哥那霸气侧漏的举动,直接捂住脑门没话说了,尼玛,得罪一个老秦家还不够,这次连老白家的仇恨也顺带着一起拉过来了!
 
    要是白家人记仇的话,这次事情过后,一定会对龚家展开全面打击的!
 
    龚夏刀不屑的看了白家两兄弟一眼,然后扫视了一下包括姚磊在内的众人,冷冷一笑:“今天,我在这里,所有人都不准擅自离开!”
 
    说罢,他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!
 
    “我是龚夏刀,位于华中路的北方公馆,犯罪分子太过嚣张,请求特警队和狙击手支援!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66章 所有人陪葬!
 
    白秦川和苏锐面面相觑,请求特警队和狙击手支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