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和哥哥对视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

  苏锐完全没有任何检查的意思,微微一笑,把这张卡放到了上衣口袋里。
 
    “白秦川,你是个人物,五千万的巨款就这样扔出去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”苏锐根本没有理会一旁的龚夏刀,笑道。
 
    “如果眨眼就能收回这笔钱的话,我宁愿把我的眼睛给眨废掉。”白秦川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苏锐也跟着笑了一下,然后伸手指了指落花厅。
 
    白秦川会意,朝着厅内走去。
 
    而苏锐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的笑容变冷了一分。
 
    “我们走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看了一眼白忘川,直接说道。
 
    后者一声不吭,也不和哥哥对视,站起身来,转身就要离开。
 
    “嘿,我说白忘川,下次出来吃饭可要事先打听好,别再碰到我和我大哥了,你每次遇到我们都没什么好事。”秦冉龙不轻不重的补了个刀,这货笑的贼贱了。
 
    白秦川听了,只是混不介意的笑了笑。而白忘川就不同了,他那小白脸上简直阴沉的能滴出水来!
 
    “你也别急着恨我,我就送你六个字,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秦冉龙的眼里可没有一点怜悯的情绪,全部都是幸灾乐祸:“我和我大哥今天在这里吃饭吃的好好的,如果你不主动来挑事,我们根本不可能找你的麻烦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白秦川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。
 
    后者冷哼了一声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就在二人走到苏锐身边的时候,后者忽然出声:“等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锐哥,不知还有什么事情?”看到苏锐,白秦川的脸上便挂上了微微的笑容,看起来,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和苏锐为敌的打算。
 
    “你弟弟说过,今天我们这桌要他来请客,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。”苏锐笑眯眯的看了一眼白忘川:“忘川,走之前把单给买了吧。”
 
    白秦川心里差点被苏锐给整崩溃了,但是表面上仍旧不能露出任何的不满,他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:“愣着干什么?结账去!”
 
    白忘川简直想死,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从此再也不出来。
 
    胳膊拧不过大腿,白家二少只能乖乖的走向吧台。
礼炮、拉菲、拉图……光这几种酒你们就点了将近三十瓶……”服务员一脸无辜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秦冉龙的声音远远的响了起来:“嘿嘿,那啥,我这种土鳖可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好酒,反正二少爷请客,于是我就多点几瓶打包带走,那什么,多谢白家二少了啊!”
 
    ps:感谢烈焰军团小队长、aaagggg9、非公子的剑、书友14561834、色venpolo、书友14562533、书友14728269、六王、书友13226098、龙轩听雨、颖丽奕、心之灵99、zjjxwewe、笑看红尘8612、紅龜仔、去把、2398280252、hhe我、书友14209399、书友14455034、书友6222447、此情可问天、书友6379689、书友13440542、神剑、书友13226098、fantianyun、书友14571561、书友14570264、书友14564755的捧场和月票支持!真是铺天盖地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65章 请狙击手支援!
 
    白忘川听了这话,当即血压升高眼前发黑,差点没直接栽倒在地!
 
    尼玛,让老子请客就请客,你特么的还打包做什么?
 
    尼玛,你打包就打包了,还特么的打包三十多瓶名贵的红酒!
 
    白秦川也差点没一个腿软,这哪里是请客,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宰啊!
 
    如果不是知道秦冉龙的底细,现在白秦川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这家酒店的酒托饭托了!
 
    “白秦川,你太过分了!”
 
    白忘川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指着秦冉龙怒吼出声!
 
    “别这样说,我可没什么过分的,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个狗大户,我还不是抓住机会沾沾光?”秦冉龙眉开眼笑,丝毫不生气,貌似白忘川越愤怒,他的心情就越好。
 
    “而且,你白家二少爷在金融界投资界混得风生水起,浑身上下都是金光闪闪,一分钟的功夫都是千万资金的流转,这区区三十几瓶红酒,对你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大事吧?”
 
    白忘川的眼皮在狠狠跳动,脸上的肌肉在不断地抽搐,这个秦冉龙实在是太坑太坑了,他现在恨不得把这家伙的衣服给扒了,捆在车上去游街!
 
    “别这样看着我,跟你我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,咱们两个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。”秦冉龙一脸的无辜。
 
   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发现,秦冉龙的无赖水平已经又上了一个档次,他也就是让白忘川付个账,谁能想到秦冉龙竟变本加厉的暗中点了三十几瓶名贵的红酒?
 
    这个家伙,真特么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!
 
    还说人家和他跟有深仇大恨似的,你都把人坑到了这个份上,人家能特么的不恨你吗?
 
    “你五千万都付了,这九十八万的饭钱还不舍得?”秦冉龙撇撇嘴,一脸不屑的说道:“白家二少爷,可别让我看不起你啊。”
 
    白忘川的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,身体要被气得颤抖了!
 
    “别这样看着我,你想揍我吗?想揍我就动手,你以为我会怕你?”秦冉龙还挑衅的勾了勾手指头,就像是唯恐白忘川不来打他一样!
 
    苏锐算是看明白了,小时候秦冉龙打遍首都的孩子们无敌手,唯独在白忘川的身上吃了大亏,被他害得掉进了化粪池,回家之后恶心的几天吃不下饭,他这是记仇呢!
 
    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秦冉龙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好几年了!
 
    白秦川也不讲话,站在一旁,脸上带着无奈。
 
    秦冉龙这么欺负人,苏锐可都还没吭声呢,他白秦川自然更不好说什么。站在他的角度,其实让弟弟吃点亏长点记性也好,省的每天骄傲的鼻孔看人,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改观的话,迟早要吃大亏的!
 
    秦冉龙巴不得白忘川现在对他动手,这样他就有理由光明正大的将对方修理一顿了,可是,秦家大少爷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成功,白忘川只是始终处于愤怒的边缘,却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。